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網球天才少女竟簽了2家經紀公司?法院的判決來了

2019-10-25 16:54  來源:周到上海  責任編輯:高楊清
字號  分享至:

小莉(化名)被譽為中國網球天才少女,2013年,小莉的父親作為監護人與Q公司簽訂了長達11年的《體育經紀及商業代理協議》(以下簡稱涉案協議),但小莉成年后卻自行與某知名體育品牌簽約并直接從該公司收取贊助收入。

Q公司認為小莉違約,起訴要求小莉賠償經濟損失,而小莉反訴稱涉案協議在其成年后不發生效力。

日前,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靜安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判令涉案協議在小莉成年后對其不發生效力,且Q公司應支付小莉尚未結清的合同款項。

▲配圖,圖片無關

簽約:父親代未成年女兒簽11年體育經紀約

1998年1月出生的小莉,網球天賦極高,為了讓小莉接受系統的網球訓練,小莉父母在她小時候就將她帶到了美國。2011年,Q公司的負責人與小莉的父母在美國相識,并以體育經紀人的身份說服小莉父母,于2012年攜小莉回到中國,并對小莉進行了長期投資和培養。

2013年1月1日,小莉的父親作為監護人,與Q公司簽訂涉案協議,這份協議長達11年,跨越小莉從未成年至成年后的一段時期。

該協議規定:Q公司作為小莉在全球范圍內的獨家體育經紀人和商業代理人為小莉提供專業的市場營銷策略,以此來幫助小莉獲得商業回報;小莉不得簽訂與該協議相沖突的體育經紀及市場開發事項,小莉的總收入也由Q公司代為收取并進行財務管理,小莉應向Q公司支付其總收入的15%作為傭金報酬。

起訴:經紀公司認為與其它公司簽約屬于違約

2014年,年僅16歲的小莉在網球賽事上嶄露頭角,被譽為中國網壇的“明日之星”。出色的比賽成績也讓小莉的商業價值迅速攀升,2013到2015年間,Q公司為小莉獲得了包括某知名體育用品公司等三家單位的合作協議、贊助合同。但此時,卻與經紀公司出現了矛盾。

2015年底,小莉通過電子郵件要求與Q公司解約,并在2016年初提出“終止”Q公司與小莉父親在之前簽訂的涉案協議,贊助方支付的款項必須直接匯至小莉的賬戶。Q公司認為小莉違約,遂將小莉告上法庭,要求小莉賠償預期利益損失。

而小莉則反訴稱父親與Q公司簽訂的涉案協議在2016年1月即小莉成年后不發生效力,并且Q公司存在欠付贊助收入的情形,要求Q公司支付未結清的合同款項。

法院:涉案協議成年后不再具有法律約束力

上海靜安法院受理此案后認為,本案的核心法律問題是未成年人運動員的法定代理人以運動員名義與體育經紀公司簽署的長期協議,在運動員成年后,該協議的效力如何認定。

上海靜安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法律規定,被告小莉已于2016年1月成年,并明確表示對涉案協議不予追認,其對自身權利義務作出的處分應予認可,故涉案協議自小莉成年起對其不再具有法律約束力。據此,駁回原告Q公司的訴請,并判令涉案協議自小莉成年起對其不發生效力;Q公司應支付小莉尚未結清的合同款項。

該案的承辦法官童磊認為,經紀公司利用其專業上的優勢地位與未成年人運動員父母簽訂具有人身屬性的獨家長期經紀合同,限制了運動員成年后的自主選擇權,局限了運動員職業發展的高度。

從法律規定角度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規定,自然人成年之后即取得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可以獨立實施民事法律行為,法定代理人的代理權即終止。

從期限約定的合理性和未成年人基本權利保護角度看,涉案協議跨越小莉未成年至成年后,且大部分時間處于小莉成年后,幾乎涵蓋了一般運動員職業生涯的黃金年齡段,而且協議中所約定的內容具有不可替代的人身屬性,局限了小莉成年后對自身發展選擇的主動性和靈活性。

相關報道

36歲輔警遭面包車碾壓犧牲,犯罪嫌疑人已被刑...

28日,湖南常寧市公安局柏坊派出所民警和輔警在執勤時,發現一面包車涉嫌超員,當即示意要求停車檢查。在此過程中,該車突然加速逃離,將輔警顏文雄掛倒并從其身上碾過,顏文雄當場犧牲。

上海殺害小學生致2死案終審宣判!

上海殺害小學生致2死案終審宣判:維持原審,對被告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明天還要繼續奮戰”下一刻她倒在離家最近的...

10月1日22:11,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民警符雯艷結束了一天的工作,騎著電動自行車回家。22:16,在離家最近一個路口,她不幸遭遇交通事故,帶著未竟的事業和牽掛,因公犧牲。

乐彩客app官网